宋祖儿恋情疑曝光:因经济放缓 印度央行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5.15%
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13日 23:36 编辑:丁琼
包克辛表示,这次巡视是对中储粮工作的一次全面检查,是对公司领导班子及成员的深入考核,是对全系统进一步落实中央储备粮工作任务、持续改革发展的有力促进。中央巡视组既肯定了总公司的工作,又严肃指出了我们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与不足,反馈了在党风廉政建设、内部监督体系、干部选拔任用、储备粮经营管理、投资决策以及安全生产等方面群众反映集中的突出问题。总公司党组班子高度重视,充分认识存在问题的严重危害性,诚恳接受巡视组的意见,决心认真对照检查,深入查找原因,坚决进行整改。对巡视组提出的问题,要逐项研究整改措施,落实整改责任,严格整改时限,明确验收标准,做到不走过场、不打折扣、不留尾巴。进一步抓好中央八项规定的贯彻落实,着力解决“四风”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。切实加强企业党建,完善监督体系,加强监督力量,教育干部职工廉洁从业,注重源头治理,坚决遏制腐败案件多发易发的势头。切实加强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,严格制度,规范程序,严格干部管理、监督和责任追究,强化制度执行力。认真研究解决体制机制和经营管理中存在的突出问题,进一步统一思想认识、坚定改革信心,理清发展思路、突出主业发展;强化基础管理,健全内控体系,特别是抓好安全生产工作,更好地承担国家宏观调控任务,促进企业持续健康发展。要结合正在进行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,将问题整改作为活动整改阶段的重要内容,自觉接受广大干部职工的监督,努力向中央交出一份满意答卷。宋炳南逝世

本报北京12月4日电 (记者潘跃)九三学社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今天在北京闭幕。大会圆满完成各项议程,表决通过了《九三学社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关于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报告的决议》和《九三学社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关于九三学社章程修正案的决议》,选举产生了由240人组成的新一届中央委员会。诺奖最年长得主

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 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17日下午在京开幕。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围绕“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”建言献策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开幕会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应邀出席会议并作关于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、努力开创我国发展新局面的报告。横店群演改做直播

“三鹿毒奶粉”事件过去6年,当年被免职的3名石家庄市领导——时任市委书记吴显国、市长冀纯堂、副市长张发旺,如今已悉数复出。媒体梳理2008年来引起舆论关注的52起官员免职案例,发现40名因突发事件被免职的官员中半数均已复出,起复相隔时间多则一年以上,短则半年左右。 官员因突发事件或其他公共舆论事件被免职,一段时间后复出任职,很容易被认为当初免职只是为应付舆论,官员只是避一下风头,所以能很快东山再起,好官照当不误。人们对免职官员频频复出很有意见,一方面是出于朴素的义愤,认为有关方面一会儿将官员免职,一会儿安排他复出,全无惩戒处理的意味,简直形同儿戏。另一方面,不少人对有关官员免职的制度和规定不甚了解,以为免职是对官员多么严重的处理,以为官员被免职后复出是一件天大的难事,于是每次读到免职官员复出的新闻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 突发事件或其他公共舆论事件发生后,有关方面迅速对某些官员作出免职处理,的确有回应公众吁请、缓解舆论压力的考虑。正因为将官员免职首先是为了应付舆论,而不是为了对违规违纪或怠惰失职的官员进行惩戒,有关方面才会充分发挥“免职”这一特殊处理措施的特殊作用,为事后官员复出埋下伏笔。 这里面的玄机在于,《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 》(简称《问责规定》)2009年7月正式实施之前,免职既不是对官员的一种处分形式,也不是对官员的一种问责形式。有关方面为应付舆论将某官员免职,让人误以为该官员受到了“严厉处分”,不久该官员复出任职引发舆论质疑,有关方面则可以辩称,当初对该官员免职并不是问责或处分,而是正常的工作调整,其“复出”不受级别和时间的限制。如此“赖账”虽然会引发公众更大的质疑,但毕竟官员已经复出,生米煮成了熟饭,你能奈他何? 2009年7月《问责规定》正式实施,免职与责令公开道歉、停职检查、引咎辞职、责令辞职并列,组成对党政官员问责的制度体系。规定明确,官员受到问责后,取消当年年度考核评优和评选各类先进的资格,其中引咎辞职、责令辞职、免职的官员,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。这样,突发事件或其他公共舆论事件发生后,如果对官员作出免职处理,就是一种明确的问责措施,事后,有关方面再也不能“耍赖”说这是正常工作调整。然而,官员以被免职的形式受到问责处理,其代价不过就是取消评优评先进、一年内不得担任原级职务,一年后仍可堂而皇之复出任职,谁能奈他何? 无论是有关方面玩“以免职代替处分”的把戏,还是让官员先免职再“依法复出”,都会给人以“高高举起,轻轻放下”的印象,势必有损干部管理制度的严肃性,有损政府的权威性与公信力。当前,亟须全面整合《问责规定》、《党纪处分条例》、《公务员法》等党纪国法条规,尽量少用引咎辞职、责令辞职、免职等“软性问责”形式,更多地采用记过、降级、撤职乃至开除公职等处分手段,切实抬高官员复出任职的门槛,强化官员责任追究制度的教育惩戒作用。尹大力(北京)诺奖最年长得主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